又到年关了,你们那里会做年豆腐吗?

前些日子,看见一谜语:“石板上种籽,木面上开花,刚刚团圆,又要分家”,觉得有意思,便说给某人猜。他抓耳扰腮,半响不得解,一旁的母亲忍不住给出谜底:“作豆腐!”

倒豆、磨浆、筛浆、烧浆、点浆、上箱、切块……这些“作豆腐”的流程,估计现在很多人都都忘得差不多啦,对于00后的孩子更是那么的遥远和陌生,我每次看到豆腐,都会想起我的父亲,想起那美好的童年生活....

在我们老家作豆腐,并没有一个独立的豆腐坊,而是因陋就简,所有家什和活计都在厅堂、厨房房和廊下。石磨放置在厅堂左边角的木架子上,分上下两个盘磨,下盘有一豁口,半圆形,浅浅的伸向盘中心;上盘正中也有一豁口,那是放置黄豆的;盘面向中心稍稍缓坡,即使有一两粒豆子没倒进,也不会滚动出去,依旧会掉进口子内。上下盘之间是交织错杂的刻纹,一顺一逆,如三角形一块块的花纹,巴掌大小一片,分区错开。木架子下,接着一个大木盆,生豆浆汁装满一盆后,再换一个盆子。

石磨正上方的屋檐高高吊着一个拐把,拐把如犁,把手处横向一木如车把,两手紧持才能握紧,正中一木伸向磨盘,再朝上盘形成一个折弯,套在上盘边沿的木把口里。木把死扣着盘内,即可翻转上盘查看眼内黄豆磨浆情况,也便于清洗盘眼,不浪费一点豆浆汁的,更是供拐把提力转动磨盘的枢纽。

母亲
1 2 下一页